最新消息: 熱烈祝賀揚州恒升產權交易網上線!
站內搜索:
揚州恒升產權交易網  
周小川郭樹清回應金融熱點 監管會越來越嚴
2017-11-10 10:09:00

10月19日,黨的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統代表團對中外媒體開放。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、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分別回答了記者提問。

對于人民幣匯率,周小川表示,當前的浮動區間已經很少能夠限制到匯率,匯率變化主要取決于市場供求關系的變化,但匯率浮動機制無疑會進一步朝著開放、引進競爭的方向發展。

在談及系統性金融風險時,周小川表示,如果經濟中的順周期因素太多,使這個周期波動被巨大地放大,在繁榮的時期過于樂觀,也會造成矛盾的積累,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所謂明斯基時刻,這種瞬間的劇烈調整,是我們要重點防止的。

郭樹清表示,十九大以后金融監管的整個趨勢會越來越嚴,嚴格執行法律、嚴格執行法規、嚴格執行紀律。銀行業的前景是很好的,風險是可以化解的,矛盾是可以解決的,但是需要付出艱辛的努力,這也需要包括企業、客戶、居民個人等各方面共同配合。

擴波幅并非人民幣最緊要的

記者:十九大報告提到了中國金融市場會進一步開放,市場也在猜測人民幣很快就會擴大波幅,現在是不是推動人民幣擴大波幅的好時機?央行推動這項改革的時候主要考慮哪些因素?現在來看人民幣匯率是十分穩定的,是不是推動人民幣資本項目進一步開放的好時機?什么時候可以實現完全可自由兌換?

周小川:匯率的浮動更加依靠市場供求關系來決定,以及人民幣更多地成為可自由使用貨幣,是一個長期的進程。盡管過去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,但是這個過程還沒有走完,所以今后還會繼續向前推進。

至于時機,當前也不是什么特別的時機,但是總的來講,在7月份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,總書記和總理的講話都強調要進一步擴大金融開放,有這個信號。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又對開放、引進競爭機制作了強調,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下,無疑會進一步朝著這個方向發展。

至于人民幣波幅的擴大,并不是當前最緊要的事。首先,當前的浮動區間已很少能限制到匯率,匯率變化主要取決于市場供求關系的變化。當然,有時候擴大一下匯率浮動區間,也是釋放一個擴大開放的信號,顯示匯改會繼續向前邁進,匯率主要由市場決定。但大家也要注意到,擴大波幅并不是當前最關注的重點。

另外幾個重要方面,包括市場方面的對外開放,“滬港通”“深港通”“債券通”都是市場方面的連通,還有“一帶一路”也是市場方面的連通。此外機構方面的合作,以及金融市場準入也會進一步對外開放,請大家更全面地關注開放的內容。

順周期因素太多會放大波動

記者:如請您來評估一下當前中國的系統性金融風險,您會作何評價?

周小川:金融風險有一般性的金融市場風險、金融機構風險,如個別金融機構不健康、不符合相關標準,甚至存在關閉破產的可能性。而所謂系統性金融風險則有導致金融危機的可能,會在市場上引發劇烈的連鎖反應,使經濟和就業遭受重大沖擊。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,在各個國家的情況不一樣,風險點也不一樣,但也有共同的東西。

首先從全球來講,都要防止惡性通貨膨脹所造成的風險。另外,要防止資產價格劇烈調整所導致的風險,資產泡沫既有可能出現在資本市場上,也有可能發生在房地產市場上,還可能在影子銀行、金融衍生產品方面。對于經濟轉軌國家,特別是從傳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的國家來講,另外一種現實的金融風險,就是所謂金融機構大面積不健康的風險。因為在轉軌過程中可能不良資產會非常多,財務上出現的缺口導致虧損可能非常多。而且在制度轉變過程中,可能規則、監管等各個方面都有所不足,金融機構也有可能大面積出現不健康,不少轉軌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很多機構基本上都垮了,或者全部都賣給外國人了,這也是一種系統性風險。

再有一點,如果經濟中的順周期因素太多,使這個周期波動被巨大地放大,在繁榮的時期過于樂觀,也會造成矛盾的積累,到一定時候就會出現所謂明斯基時刻,這種瞬間的劇烈調整,是我們要重點防止的。

近幾年家庭杠桿率增長很快

記者:在未來金融去杠桿的方面會有哪些主要手段?最近社會上比較關注企業債務高企問題,不知道您有何相關的評價?

周小川:關于去杠桿,首先,若總量閥門把握比較好的話,總量就不至于膨脹得過快,杠桿率就會有所下降。我國企業部門的杠桿率相對比較高,這里既有直接融資比重低,企業靠借貸、靠債務融資比重過高的問題,也確實存在企業運用資金效率不夠高的問題,包括投資的效益、使用流動資金的效益。因此,我們特別強調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“三去一降一補”不僅涉及到企業,也涉及到銀行如何看待自己的資產質量,必須兩方面共同努力來調整。

同時,也要看到其中有一部分掛在企業名下的貸款,實際上可能是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債務,地方政府有時候借地方國有企業的名義作為融資的手段,把債務算到企業頭上,這個問題要認真對待,要防范地方政府(當然各個地方很不一樣,有好的,也有差一些的)在使用融資平臺方面和各種變相債務方面,有一些不健康的行為,包括財務紀律不夠強,或者突破了界限。

關于家庭部門的債務杠桿率,從全球比較來講,中國還不算高,但是最近幾年增長很快。不是說現在就要去杠桿,而是說增長的過程要注意質量,要使增量部分保持穩健,同時又是高質量的。

整個趨勢是金融監管越來越嚴

記者:今年以來銀監會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來整治銀行業的市場亂象,遏制資金脫實向虛。請問目前進展如何,在十九大以后會不會進一步加大力度?對現在銀行業的金融風險您怎么看?

郭樹清: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。今年以來黨中央、國務院作出了一系列的決策和部署,作為銀行業監管機構,在防范金融風險、治理銀行業市場亂象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有綜合性行動方案,也有專項行動方案,總體看來進展是符合預期的。

按照問題導向原則,我們今年確定同業、理財、表外三個重點領域。之所以確定這三個領域,一個考慮是因為這三個領域覆蓋了比較突出的風險點,比如,影子銀行、交叉金融、房地產泡沫、地方政府債務等,同時還有與其相關的操作性風險,所以要集中精力整治。另一個考慮是,這些領域主要涉及資金空轉,進行整治對實體經濟的影響比較小,不能否認一些特殊目的投資公司投向實體經濟項目,但總體來說整治金融亂象對實體經濟的影響比較小。

另一點,我們堅持立查立改,嚴肅法律、法規和紀律,嚴格執法、執紀。從目前效果來看,同業資產規模、同業負債規模均比年初減少了兩萬多億元。銀行理財增速大幅下降,同業理財凈減少,委托貸款增長持續放緩,特殊目的投資也大幅度下降,效果比較明顯。可以說,銀行業資金脫實向虛勢頭得到了初步遏制。但是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,還需繼續加大整治力度。

剛才問到十九大以后我們會不會進一步加強風險管理,回答是肯定的,今后整個趨勢是金融監管會越來越嚴,嚴格執行法律、嚴格執行法規、嚴格執行紀律。我們認為銀行業的前景是很好的,風險是可以化解的,矛盾是可以解決的,但是需要付出艱辛的努力,還需要包括企業、客戶、居民個人等各方面共同配合。我們也希望監管和執法得到大家的理解,包括媒體。

特別注意中小銀行流動性風險

記者:您講到了防風險,具體要防范什么風險,怎么防范?

郭樹清:在風險方面,從銀行貸款來看,首先是信用風險,簡單地說,就是錢放出去了,能不能收回來。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,但是在實際經濟生活中、在業務實踐中,常常發生借錢不還的問題,或者只還一部分本金,或者只還本金不還利息,這個問題還是非常嚴重的。雖然現在我們銀行業總體不良資產率1.9%是比較低的,但是各個機構的貸款分類管理水平是有差別的,所以需要不良貸款充分暴露,要加大處置力度,及時消化,利用我們的資本和撥備來吸收,這樣才能使銀行業保持健康的發展趨勢。

中小銀行流動性風險問題也是特別需要注意的,我們和人民銀行及其他監管機構密切配合,研究制定了一些措施和辦法,包括一些制度性的規定。同時還要防范其他方面風險,比如前面提到的房地產泡沫、地方政府債務風險;以及跨領域跨市場風險,人民銀行牽頭制定統一的資管辦法來防止這方面的監管套利;還要抵御外部沖擊風險,包括IT系統、互聯網金融、非法集資等方面風險,以保障經濟穩中向好,行穩致遠。

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

 
用戶登錄
用戶名:
密 碼:
驗證碼:
  
政策法規
產權知識
訪客瀏覽
總共訪問:
友情鏈接
揚州市產權交易中心版權所有 本網站發布的信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
地址:江蘇省揚州市文昌中路672號(人民大廈東側)
[蘇ICP備05005887號]
有没有电竞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