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: 熱烈祝賀揚州恒升產權交易網上線!
站內搜索:
揚州恒升產權交易網  
李曙光:破產法亟待修改 已成供給側改革核心
2017-10-25 09:07:00

2008年至即將到來的2018年,中國經濟經歷十年的高速發展。這十年,中國的經濟總量相繼超過了德國、日本,成為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。中國的人民幣規模增加了三倍,外匯儲備增長了1.5倍達到3萬億美元,是全球第一大外匯儲備國。盡管存在波折,增速下降,但作為結構調整期的中國經濟依然被看好。

從北京奧運會開始的這十年,被經濟學界作為中國改革開放深化、網絡信息噴發的新階段。這十年,同樣是“市場經濟憲法”《企業破產法》波折和大發展的十年。2015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后,破產法一躍而起,真正成為市場經濟的主角登場。然而,十年了,破產法也需要適應高速變革中的中國經濟。

經濟觀察報曾刊發《企業破產法》起草人、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、研究生院院長李曙光的最新觀點——破產法下一步應該從破產案件的受理、和解制度、跨境破產、個人破產等八個方面進行修改。近日,本報再次專訪李曙光,解答市場經濟新形態下,破產法為什么亟待修改、破產法作為社會財富的保衛者如何發揮作用等問題。

破產法是社會財富的保衛者

經濟觀察報:破產法在這十年中,對全面深化改革起到的作用是什么?

李曙光:很長一段時間內,破產法被擱置一邊,沒有完全發揮應有作用。但從2015年開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可以說是“藏在深閨人未識”的破產法突然也必須出來了,因為破產法這個角色不出場,后面市場改革的戲沒法唱了。所以它是市場經濟的主角。有退出機制,有優勝劣汰,才叫市場經濟。長期以來的信用缺失等商業問題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破產法這個主角沒有上場表演導致的。

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后,破產法登上舞臺。我一直講,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核心是“三去一降一補”,“三去一降一補”的核心是去產能,去產能的核心是處理僵尸企業,而處理僵尸企業的核心就是讓破產法發揮功效。所以可以說,破產法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核心的核心。

現在我們就看出來了,2016年中國企業的破產案件是5365件,今年上半年已經到了4700多件,這個數字是激增的。這輪改革之前,破產法被束之高閣時,2013年的破產案件才1900多件,到達最低點。很明顯的變化是2015年之后,這兩年走破產程序的破產案件增多,按照現在的速度,今年的破產案件可以達到1萬件左右,這個數據差不多是2013年的5倍。這就可以直觀地看出破產法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的作用了。

此外還有其他方式比如銀監會在推廣的債委會模式,用類似于破產法的庭外方式解決僵尸企業和危困企業的問題。這個方式可以看做變相的破產法形式,如果把這個數據加進來,破產法的主角光芒就更顯眼了。所以,毫無疑問破產法在整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,扮演著突破口、主角、核心這樣一個角色。

經濟觀察報:作為一部規范市場退出機制的法律,破產法是否可以理解成企業、社會的財富保衛者或者說利益捍衛者?

李曙光:當然可以。破產法實際上不是破產的法律。破產法本身是一部財富、資源的分配法律,是按照市場規律,以公平、公正為原則,重新配置社會資源的一套機制。破產法當然不是純粹的死亡法律,將資產拿走的法律,它是讓資產更加有效地配置,更加合理地配置,更加優化地配置的法律,當然是一部好法律。更不用說,破產法還有很多重組、拯救機理。

破產法是讓整個社會學會如何保護自己利益的一部法律。這包括兩個層面的含義,首先是破產法確定了一個社會預期,就是說企業一旦出現危機,債權人、投資人、股東、供應商等利益相關者,都要去關心自己的投資、借貸,債務人經營的情況。如果社會進入這一個預期,每個人都可以救自己,不會出現后來公司無產可破的情況。也就是說,走上破產程序后,公司的清償率會很高。所以只有讓破產法真正發揮作用,才能更好地保衛財富。現在看到的無產可破、利益方的糾紛等,很多是因為歷史上不用破產法帶來的后遺癥。

如果破產法10年以來得到很好的應用,利益方在企業具有70%、80%清償率時就出手了,現在卻等到10%、20%清償率時,才想到走破產程序。就像一個癌癥病人一樣,不能等到病發時才想到治療,而應該在前期出現身體異常時就提前介入。所以,破產法要用,如果不用,整個經濟的資源配置會錯位,整個經濟發展都受影響。破產法的使用,是讓所有人都能得到好處的。

也就是說,破產法要用,且要在正確的時機用。這樣的話,債權人有一個預期,提早介入,最多獲得清償,這是保衛自我財富的重要利器。

破產法在路口提供抉擇信號

經濟觀察報:您為什么在這個時間點上提出《破產法》需要從八個方面進行修改?

李曙光:應該說,中國市場經濟無論是市場結構、經濟結構、企業結構、產品結構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整個市場的競爭環境、監管環境,還有要素市場的環境都發生了重要變化。還和整個經濟發展的形式密切相關,因為現在全球經濟下行壓力比較大,中國因為人口基數大,在40年的高速發展中,迅速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,經濟形勢發展更引人注目。整個經濟形勢的發展對于某些特殊的法律,對社會有特別作用的法律會有更高的要求。

特別是對于經濟發展來說,有些法律扮演的角色和其他法律不是一個重量級別。《企業破產法》就是在整個市場經濟中扮演特別重大的角色。他的重要性比其他市場經濟的法律都要重要,他對中國的經濟轉型、中國的經濟結構調整,保持高速增長,對整個經濟環境的改善,都會帶來決定性的影響。因此這部法律的良劣對于下一步的經濟發展,特別是這部法律的機制設計、是否能跟上經濟發展的形勢和市場變化的形勢,都非常重要。

還有幾個大的問題,我剛才講的幾個變化,包括10年前。三個比較重要的因素,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舉辦使中國更加開放,2008年和2007年明顯的區別是,中國的改革開放上了一個大臺階。然后就是網絡數據的大發展,對生活、經濟帶來的變化影響較大,對中國的經濟轉型、社會發展帶來比較大的沖擊。另外,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是2015年開始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。

這三大因素,使得破產法越來越重要,破產法面臨的挑戰也越來越大。這三大因素,使中國經濟發展興旺,但同時帶來很多問題。因為改革開放,各種因素都起來了;網絡數據的發展,帶來很多市場要素的變化;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際上是政策性推動,對原來的經濟發展方式作出一個大的調整。這樣的話,三者對中國的國民經濟、社會發展帶來很大的影響,破產法面臨比較大的挑戰。破產案例在增多,去產能、處理僵尸企業帶來了大量的破產案件。

另外一個大的背景是,這10年,債務人、投資人、社會公眾的權利意識發生了很大的提高。債權人更加關注自己的利益了,這使得破產法有很多新的環境,公眾也會對破產法有很多新的期待。這是我提出破產法修改的大背景,破產法急需適應這樣的經濟、社會環境。

經濟觀察報:這八個方面,您認為近期最有可能修改,或最亟待修改的有哪些?

李曙光:現在最可能的修改當然還是技術性的,也就是說完善一些制度層面的東西。比如管理人制度等操作性比較強,立馬可以修改,不會引起大的爭議。那么像個人破產法、設立破產管理局,要復雜一些,或者說難度要高一些,達成共識的話需要一定的時間。但是我覺得這些方面其實都可以實現,只要肯下決心,中央領導能拍板,我覺得都是可以做的。因為現在時機都已經成熟了,應該說沒有什么障礙。如果從技術上來說,搞一套新的制度,難度稍微大一點點,但是應該問題也不大,包括個人破產的問題、破產巡回法庭的、管理人選任制度的修改等。

關于我呼吁了20多年的破產管理局,一個是現在國際上很多國家都有破產監管機構,且已經有了國際組織在推動這件事。現在在實際操作中已經在做了,地方的府院聯動機制,就是政府監管職能的介入。原來我們對政府的認識不太正確,認為政府不應該干預破產。政府確實不應該干預,但是政府可以做他應該做的事情。對于管理管理人、調整破產政策、追究高管責任人的責任、擔任處理更多個人破產的事務等。關鍵我們沒有個人破產法,有個人破產法的話,馬上就需要政府部門介入。

政府層面,特別是中央政府的職能應該建立起來。破產管理機構的建立不是地方的,一定是中央層面的。地方有一些分支機構。現在因為沒有中央層面的機構,很多地方搞府院聯動,就是政府出面協調各項事務,但如果有個專門機構來做會更好。

經濟觀察報:從維護市場經濟個體的利益,建立健康的市場秩序方面,破產法與其他經濟領域法律,比如與《公司法》、《證券法》相比,它的獨特價值體現在哪?

李曙光:從理論上來說,破產法是市場的退出法律。市場運行包括三大塊,第一,市場的進入,就是進入市場的門檻。一個市場經濟制度比較完善的國家,進入市場的門檻不應該高,要反壟斷、降低門檻。這類的法律包括《公司法》等法律,解決入門的問題。第二是市場經濟的經營,主要是《合同法》等市場經濟交易法律發揮作用。市場經濟要誠信、履約,經營范圍要合法。第三塊就是市場退出機制,包括強制清算和破產清算。所以一定要讓強制清算和破產清算發揮作用,市場才會有淘汰、分流,才會對資源的配置建立一個好的預期,才會給市場的參與者、投資者、供應商等利益相關者提供一個交易、退出的預期。

破產法為市場上每一個人提供預期,它不發揮作用的話,大家不知道一家企業或市場什么時候天黑,什么時候天亮,不知道前面是紅燈,還是綠燈。這個時候破產法的作用沒有發揮出來。經濟運行中,每個人在馬路上走,前面是否有汽車撞過來,并不知道,破產法就是紅綠燈,起到信號作用。它把市場上不講誠信的信用垃圾掃掉。那些皮包公司、騙子公司都在市場上,到處騙人,沒有市場退出機制,沒有強制退出機制或者破產機制的話,市場秩序建立就任重道遠。

所以破產法的信號價值是其他法律沒有的,他是一個紅燈。一個路口只有綠燈、黃燈,沒有紅燈的話,這個路口就很危險了。

另一個層面是,在企業真正出現風險的時候,破產法提供一套財富再分配的機制。在這之前破產法告訴市場,企業的蛋糕怎么做才好吃,怎么做才能做大,才是健康的,蛋糕制作出現問題時,破產法告訴大家怎樣分配是公允的,對每個人來說是有利的。重新分配的同時,也是保護了每個人的利益,這得益于破產法公平、公正、效率三大價值。

所以說破產法對市場經濟的作用,怎么說都不為過的。它的信號價值,對市場建立一個穩定的預期,對于市場的商業交易的結構,市場的成熟度。這部法律對市場當中的人的理性的培育,對市場投資者權益的保護,對每一位債權人權利的保護,都是其他法律無法替代的。

來源:經濟觀察報

 
用戶登錄
用戶名:
密 碼:
驗證碼:
  
政策法規
產權知識
訪客瀏覽
總共訪問:
友情鏈接
揚州市產權交易中心版權所有 本網站發布的信息未經允許不得轉載
地址:江蘇省揚州市文昌中路672號(人民大廈東側)
[蘇ICP備05005887號]
有没有电竞彩票